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特别推介 > 正文


龙行雨施 翰墨寄情 :漫话著名军旅书法家张作龙(1)

2016-05-30 10:36:01  《中国书法》杂志社    参与评论()人


一百六十年前——西域,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穷域极边的新疆伊犁,走来了一位清廷前钦差大臣,他满怀报国志,心系民族情,屯垦戍边,忧国忧民,为边疆的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诗句,吟出了他豪迈的精神和高亢的斗志。如今,其伟烈丰功、高风亮节、人品道德、文章书法,早已凝固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人格品牌,而深深融入民族的血脉和整体记忆当中,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兀然耸立起一座不朽的丰碑。

张作龙

张作龙

一百多年后,一位朴实、健壮的年轻士兵也告别故乡,从迢迢万里的中原大地,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卫国戍边。为国家的安宁,民族的富强,他两次赴疆,历时十八个春秋。他就是著名军旅书法家――张作龙。

张作龙,出生在河南淮阳农村。此地处中华传统文化积淀深厚的中原大地,耕读传家是歌哭于斯的人们世代谨守的生存方式和社会习俗。淮阳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太昊伏羲在此建都,圣人孔子在此讲学,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历史文化的熏陶浸染,使张作龙从少年时代起就对传统文化和书法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正是这种亲近感,使书法艺术成为他人生中最为重要和孜孜以求的东西。

上小学时,大字课是他最喜欢的课程之一,他的字常常被老师作为范本展示。老师的表扬,同学的羡慕,一个红圈,一声赞叹,都给予他莫大的鼓舞、满怀的乐趣。小学毕业时,他的书法已小有名气。上中学后,由于学校离家太远,他便寄宿在学校附近一个单位看门老人的小平房里。课余,他就在这间斗室习练书法。六、七十时年代张作龙家境贫寒,生活艰辛。一块5分钱的墨锭对于他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纸就更不用说了。怎么办呢?天无绝人之路!当地出有一种很细的黄胶泥,晾干之后,加水调和,就成了一种独特的黄色“墨汁”。张作龙每天就用笔蘸着这种“墨汁”坚持写字,即使是一张普通的报纸,他都像宝贝似的收起来,直至把黄泥写满报纸的每一个角落。有一次他突发奇想,在家里的扇子上用“胶泥牌墨汁”写满字,然后用煤油灯熏烤扇面,再把干涸的胶泥轻轻敲落,黑底白字居然有了几分碑帖的味道,这着实让他沾沾自喜了一回。从中也可以看出,这个苦孩子对书法艺术有与生俱来的潜质与慧根。“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正是那段刻骨铭心的日子,砥砺了他的意志,磨练了他的性格,也造就了他一生的追求与梦想。

张作龙书法作品

张作龙书法作品

1976年,是张作龙人生中的一个重大转折。那年冬天,他应征入伍,来到新疆伊犁某部骑兵营。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生活。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饥载渴。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诗经·采薇》)此诗可谓道出自古征人之苦。对于从小习惯了故乡山山水水和亲缘环境的人,猝然来到这举目无亲的边城异域,非亲身经历者,很难体会那份难耐的寂寞孤独。尽管连队对大家关怀备至,日久天长还会建立起战友情深,但初来乍到,人地两生,那种心情、那种环境,还是要经历很长时间才能慢慢转变和适应。此时写字也就成了他排遣寂寞、消磨业余时间的好办法,更给他的人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转机。由于写得一手好字,他很快被上级机关发现,把他调到伊犁分区宣传科放映组工作。平生第一次工作与志趣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再也不用为笔墨纸砚发愁了,他有了良好的条件、充足的时间、更多的机会研习自己热爱的书法,也使他的特长有了充分展示的平台,这简直是如鱼得水,鸟飞蓝天!出板报、写会标、制作幻灯,他得心应手,不亦乐乎。这些部队日常的宣传工作,既锻炼了他的才干,也为他日后在书法艺术上的不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