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名家专访 > 正文


蔡祥麟:当代的文化载体是电影,诗词的路在何方?(3)

2016-03-14 16:34:48  滕黎  中华网书画  参与评论()人


当代的文化载体是电影,诗词是否还有出路?

蔡祥麟书法作品《风雨如诗》

记者:很多人说,当代的文化载体是电影,也就是视听艺术。

蔡祥麟:对,视听艺术是新的媒体,古代没有电视电影,主要用书籍文字来传播。现在家家有电视,我们还有电影院,这传播力度之大、传播范围之广,是一个时代的特点。

恰恰如此,一个政府把视听的领域如何真正管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它不仅是影响、甚至决定着一个历史时期内整个社会意识形态的走向。比如银屏上面那些三俗的问题,到了实在看不下去了,有一部分文人学者联名上书,到那时候才知道想纠正一下。

记者:那么对于这种新的形式出现应该持以什么态度呢?

蔡祥麟:一个新的文艺形式出现,我们都给一种尊重、鼓励,这个态度是对的。但是新事物出来,它要经过时间的检验,到底新事物能不能站住的前提,是这里面具有真正向上的、我们常说的正能量一样,对于人类社会发展有正面作用的东西,注意利和弊的比例。

记者:包括唐诗宋词,其实贯穿在里面的文化核心精髓,就是您说的那个向上的精神,不管文化载体怎么变。

蔡祥麟:对,所以说到现在,似乎人们都是这种状态,浅文化走这么多年了,一天都是小品、相声,屏幕上超女也好,演员也好,都过了。坦率地讲,他们在影视剧里面已经有表现了,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宣传也得到了收益。他们比大科学家收益高太多了,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社会政策。如果国家没那么多真正的科学家,怎么能够促进社会的发展呢?没有这么多努力的劳动者,怎么发展呢?

记者:那您说这些会怎样影响到文学方面呢?或者说诗词文学还有出路吗?

蔡祥麟:诗词不是走到尽头了,而是我们没有发掘。这个时代把文化的脉络走偏了,简单的、盲目的追求新,形成了一种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感觉。因为文化的主脉络,它势必影响、甚至决定着一个时期、一个民族精神的走向。这些和国情是有直接关系的,往往会延伸到其他方面。

比如说诗词,这些年几乎被人们归到了边缘,真正喜欢的人已寥寥无几。像我还坚持做诗人的,不跟着别人走穴挣钱,是不是挺傻的呢?最近央视做了两档栏目,一个是中国诗词大会,还有一个是成语大会,这做的是不错的。其中诗词大会是最受人推崇的,关注度综合指数评价是最高的。为什么到今天会出现这个现象呢?就因为丢失了这些传统文化太久了,一旦出现,人们才发现这个民族真正好的东西是在那里,而不是这些年的一些屏幕现象。

记者:我们是否应该鼓励年轻人继承传统文化?

蔡祥麟:是啊,所以中国过去这些好的题材,如诗词歌赋,都应该不是简单的保留,而应该是一种延续和鼓励,至少要鼓励年轻人对我们传统的好东西去研究、传承。这个水平不在于高低,在于有这份执著的精神。

再过一百年,我们今人做的事情,就会成为后来人的历史。那么我们今天的历史时期,怎么样能够传承前人,能够给后人留下东西,能够把这个民族文化、能够把这种健康好的东西延续下去,是每一个时期的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