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名家专访 > 正文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1)

2016-05-26 09:38:53  滕黎  中华网书画  参与评论()人



望千里阵云,思万古洪荒。两次进疆的工作经历,让张作龙的笔端间隐隐然可见浩浩天际、茫茫大漠的景象。他推崇古人,尊重传统,对卫夫人提出的“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深以为然。作为一名军人,他的笔力刚健,气势磅礴,字里行间充盈着阳刚之美。同时,他又倾慕于二王清秀俊逸的魏晋风度。日久岁深,在提按顿挫中,他的书法自有一股清刚雅正之气。

文/滕黎

艺术风格:博取众长 自成一家

<strong class=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与李铎先生(图左)交流书法艺术

中华网:回顾您的艺术道路,您有什么样的感慨?

张作龙:要说感慨的话,真是感慨良多。练字是一个苦差事,一是非下苦功夫,真功夫,硬功夫不可。二是要有恒心、耐心、决心。三是不能急功近利,要有对我国文化的追求。四是要尊重传统,多学古碑古帖,不耻下问。不能心血来潮,而是要经历长时间的磨炼。

上小学时正值文革,那时我们每个星期有两节大字课。老师会在写得好字上,划一个红圈。因为喜欢书法线条、字形之美,再加上老师的红圈鼓励,逐步地对书法产生了兴趣。那时候生活艰苦,连五分钱一锭的墨有时也买不起,纸就更不用说了。没有墨就用家乡的一种黄胶泥当墨。有时,用树棍作笔,大地作纸来进行练习。

从小学到高中,均受到老师和同学的赞扬。高中毕业以后,由于书法写得比较好,应招入伍。到新疆边陲站岗放哨。在连队出板报,写标语等写写画画的事都由我来承担。后来被上级机关宣传科长发现了,我又被调到了伊犁军分区宣传科做放映组工作。在那里放电影,写会标、制作幻灯等很多都需要字来表现。当时没有电视,文化生化主要靠电影,所以放电影在部队来说,还算是一个好差事。而且工作与兴趣相结合,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如鱼得水。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临王珣伯远帖

中华网:您从小写书法,主要以哪些字体为主?

张作龙:在改革开放以前,字帖是很少的。那时还没有二王、颜体、柳体的概念。特别像我们在农村,根本看不到字帖,主要照着老师写。之前只是讲好看,并没有一个标准来衡量。后来,字帖逐步的多了起来,感到要学的东西很多,特别是1988年调回到北京工作之后,先后接触到了杨再春先生、欧阳中石先生、李铎先生,在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感觉就好像是在黑夜中摸索的时候,他们指明了一条道路,那就是临帖。过去写的自由体,不规范,通过他们的指导,练书法的路子正了。然后他们还指导该怎么临帖,怎么创作,使自己有很大的提高。欧阳中石先生讲到:要多临古人的东西,凡是古代流传下来的这些碑帖都是精品,你要一个一个的认真的去临摹,去体会,然后融会贯通。集众家之长,写出来就有你自己的东西。历朝历代,不论哪位书法家,都是从古代的碑帖中得来的。他们这些老先生们都很谦和,为人质朴正直,对于学术毫无保留。他们愿意把所掌握的知识传授给我们,所以在他们身上,不仅是学习了书法,更重要的学习他们的师德,以及做人做事的方式。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临怀素论书帖

中华网:通过临帖,您对书法的整体脉络有了一个很好的把握。

张作龙:中国书法历史悠久,传承有序。自甲骨文起,经历了篆书、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等发展阶段。每个阶段都产生了众若星辰的书法家和书法作品,这些都构成了中国书法的基石,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因此要学号书法,就要临习碑帖。每临一个碑或一个帖,都要对作者所处的时代、当时的社会环境、创作的意图等有所了解和把握。一个是脉络的把握,一个是对每个朝代主要代表人物的把握,作品地位的把握。

在书法众多的书体上,大的方面分五种书体:篆书、隶书、草书、行书、楷书。每个书体又有不同的风格。如:

一、篆有大篆和小篆等。代表作有《石鼓文》(大篆)、《峄山碑》(小篆)等。代表人物是秦代李斯、唐代李阳冰、清代邓石如、吴昌硕等。

二、隶书包括汉简和汉隶。代表作品主要有汉代《张迁碑》、《曹全碑》、《礼器碑》、《史晨前后碑》、《乙瑛碑》、《石门颂》等。代表人物是汉代人已不可考证。

三、草书包括行草、章草、今草、狂草等。代表作有二王《草书帖》、张旭《古诗四帖》、孙过庭《书谱》、怀素的《自序帖》及清代的金农、邓石如、王铎、傅山的草书等。

四、行书包括行楷和行草。代表作有“天下三大行书”: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苏轼的《寒食帖》。以及唐李邕《麓山寺碑》、宋黄庭坚《松风阁诗》、宋米芾《苕溪诗卷》、元赵孟《洛神赋》、明文征明《醉翁亭记》等等。历代都有很高成就的书法家,代表人物甚多不一一列举。

五、楷书也称真书。楷书是最晚形成的字体,始于汉末。汉钟繇《宣示表》、钟繇《荐季直表》、北魏《张猛龙碑》、晋《爨宝子碑》、晋王羲之《乐毅论》、晋王羲之《黄庭经》。南朝《爨龙颜碑》、唐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颜真卿《勤礼碑》、柳公权《神策军碑》《玄秘塔碑》等等。除上面所说,代表人物很多,不再赘述。

上述碑帖,我多有临习和涉猎。要真正成为一个书法家,只临习碑帖是不够的,功夫在字外。除研究每个朝代的书法特点、代表人物,还要对人文地理、历史、用诗词歌赋等都应该去研究与掌握。(汉代尚气,魏晋尚韵,南北朝尚神,隋唐尚法,宋代尚意,元代尚态,明代尚趣。)中国书法的内涵很深,需要学习的东西也非常多。因此,我认为,书法学习和临习是一辈子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行了。每临一遍,就有一遍的体会,就有一遍的提高,就有一遍的收获。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中国书法风格非常多,那么您是如何集众家之所长,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呢?

张作龙:首先要博取众长,书法字帖都要有所涉猎,然后再形成自己的作品风格。因为我们讲到中国书法是比较灿烂的,历朝历代都有书法的名家大家,而且他们的风格各有所长。可能你吸收的只是自己需要的那一部分,这是一个人的审美观点和好恶所决定的。比如说我的字整体是一种风格,但是就一字来说,这一笔我取自米芾的,那个取自黄庭坚的,这个来源于赵孟頫的,那个可能就是欧阳修的,各种组合都不完全一样。所以说,遍临碑帖,融会贯通才能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

我主要还是追求二王那种清秀,在二王的基础上,把其他书法家的特点融进去,根据书写内容的不同的风格。所以对于一篇作品,常常需要依靠自己的灵感,要清秀的还是厚重的?这就根据自己对书法内容的理解,然后也与当时的思想情绪等多方面相关联。因为涉猎过很多字帖,所以在脑海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概念的东西。就像一种符号,看你怎么去组合?完全是在大脑当中瞬间形成的。像孙过庭《书谱》讲“一点成一字之规”,就是这一点下去就形成这一个字,这一个字就以这一点来为规划。“一字乃终篇之准”就是第一个字写完,后面的风格就不能再变了。所以说第一字的第一笔,一篇字的第一个字,都极为重要的。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