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名家专访 > 正文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2)

2016-05-26 09:38:53  滕黎  中华网书画  参与评论()人



军人风骨:刚健遒劲 意气骏爽

张作龙书法作品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您两次赴新疆,前后的感受有什么不同么?

张作龙:两次进新疆都是一种使命感,特别是第一次离家当兵,那是响应祖国的号召到边疆去,抱着一种保家卫国的信念。其实每个去当兵的,都带有一种奉献的精神,更重要的是完成国家赋予我们的使命。不同点就是第一次进疆的时候是士兵,到第二次的时候已经是干部了。当领导,责任上更大一些。因为首先要管理好部队,业余时间练练书法。应该说目标都是一个,为国家做奉献,为人民当卫士。但是无论工作再忙,我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学习书法,这个一直没有间断。特别到大雪封山的冬天,我们在山里面没有地方去,于是除了把工作做好之外,闲暇时写写书法。

第二次我去新疆的时候,家人留在北京。当时正赶上女儿读高中,也正是准备考大学最关键的时期。家庭多少还是有点困难的,我就没顾上孩子的学业了。但作为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愉快地到新疆工作。当然部队也给予了关照,孩子上了军校。所以如今的成就与个人的坚持,家庭的支持,包括领导的关怀,战友的帮助,这些都是分不开的。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欧阳中石先生说您的字有灵气,而杨再春先生赞赏您的字“有军人的阳刚之气”,还有人评论说您是“文雅中的武人气”,您是如何将灵气和阳刚之气相结合的?

张作龙:阳刚之气和灵气相结合,也不能完全硬往一块拉。阳刚之气,我认为它是一个人的气质,一个人的思想,而形成的一种阳刚之美。如果说阳刚之气是刚的一面,那么灵气就带着柔的一面。刚柔相济,才能使书法更耐看一些。如果每一笔、每一划都很阳刚很硬,都像那个风樯阵马似的,那也有点太刚了。但是如果加一点灵动,它就显得柔一些,刚中带柔,柔中带刚,这样使书法有一种质感,看起来给人一种美感。所以应该这样互相包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文雅中的武人气”蕴含着不畏艰难困苦,勇往直前,那种敢踏破一切困难险阻的精神,这是和军人的气质相一致的。特别是在新疆工作过,体会到新疆那种大漠戈壁、荒无人烟、一望无际,那种美好的山川河流,体现的都是一种阳刚之美。而南方的山水多是体现阴柔之美。因为经过在新疆的历练,能把这种经历透过书法将“武人气”体现出来。从而视野开阔,心胸开阔,心无杂念,再加上对于书法的笔画、结构、章法上的琢磨,形成了我自己的书法风格。

张作龙书法作品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作为一名军人,您认为在书法上应该有怎样的体现?

张作龙:作为军人,艺术风格更重要体现在职业上。因为这个书法能反映一个人的学识、见识、胆识,能反映一个人的学养、修养、涵养,能反映一个人的气度、风度。作为军人,我认为要有一种阳刚之气,这种阳刚在书法上的体现为一种大气磅礴,不能太温柔了。如果写得软绵绵的,看着就不像个军人。字如其人,尤其是号令如山的军人,那么一笔下去,一点就是一座山,不可动摇;一竖就是一个站立的哨兵,稳如松,一撇就像一个战刀,“咵”砍下去了,掷地有声。把军人的直率、豪情体现其中。

我很欣赏卫夫人在《笔阵图》当中谈书法的筋骨,她提出“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一一从其消息而用之。”所以说,作为军人,我想书法也应该体现出这种筋骨、骨气,才能体现出军人的那种气魄,我是这么理解的。所以说我在写书法当中,尽管是很肉的东西,可能写出来的也很刚,体现一种勇往直前、敢于打胜仗的精神气概。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您最喜欢的格言是“腹藏诗书三千卷,人品当居第一流。”您是如何理解艺术与人品之间的关系?

张作龙:“腹藏诗书三千卷,人品当居第一流”,这实际是一种追求,也是一个人的格调。“腹藏诗书三千卷”,就是一个人要对文学,对文化都要有些追求和修养,才能够达到一种境界。“人品当居第一流”,是指在人品上一定要追求第一流,讲究一个人的德,只有德做好了,其他的才能做好,所谓字如其人,先有人品,后才有书品。如果每天不务正业,心里很浮躁,沉静不下来,那是写不出东西的。

在历史上讲忠君不保二主,但像宋末元初的赵孟頫是两朝重臣,人们对他就有一种非议。我认为,他可能缺少一种骨气。但是他的字确实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包括明末清初的王铎也是如此,他也是两朝重臣。但王铎的书法成就也在那个时代达到了一个顶峰,在我看来,他的草书至今很少有人能达到他的水平。他们对文化做出的贡献远比骨气还要重要些,因为他们当时所处的环境不一样。

但是作为我们军人来说,我认为这种做法就有点不太适合。像有些在战场上打败了,宁可自杀不投降,也不愿意当俘虏,这类例子比比皆是。然而大多数的文人往往没有军人的那种骨气硬,所以作为历史来看,把艺术和政治分开来谈比较好。在政治上,评论他的为人思想,是否对前朝忠诚。但是在艺术上,就要肯定他们在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从艺术上去赞美这些人,从政治上要摒弃这些人,这是两个方面的问题。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