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名家专访 > 正文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3)

2016-05-26 09:38:53  滕黎  中华网书画  参与评论()人



中华风貌:源远流长 博大精深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中华网书画频道采访张作龙

中华网:您书法中的“贴”味多于“碑”味,那么您如何看待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中推崇碑学的观点?

张作龙:我临帖的时间要比临碑长一些,所以有些同志说我的帖味更重一点,碑味少一点,当然后期我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也在逐步地增强对碑的临习。实际上碑与帖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中国的书法历来都有碑帖之分,特别是在咱们国家就存在着南帖北碑,南方特别是江浙一带,帖味多一点,他们的脾气相对比较温和些。北方人临碑,他们的性格更粗犷一些。不能单独地说临帖好还是临碑好,应该二者相结合,缺一不可。既有帖味,也有碑味。因为碑味从帖味中出来的,实际上帖比碑表现得更丰富。在帖上可以看到如何起笔、行笔、收笔,整个运笔的过程。

但是一旦把帖刻到碑上之后,这个运笔的过程几乎看不到了。墨迹上的轻、重、浓、淡,都没法刻下来。在石头上,都是一道一道的。碑表现出来的是刚劲、有力、厚重;帖表现出来的是轻柔、秀美,只追求一种都是不完备的。所以碑和帖二者相辅相成,不可偏颇。只有都掌握了,才能达到书法的至高境界。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所以康有为在当时提出崇尚碑学,也是因为背景使然。

张作龙:对,当时康有为提出“尊碑抑帖”,他是要把碑提倡得更高一些。我认为这是他一家之言,也是那个时代背景所产生的思想。现在这个时代,最好还是碑和帖齐头并进,两者融合在一起发展。这也是我个人的一种想法和体会。

你们看到我写的那个魏碑,感觉就是硬梆梆的,粗矿、豪爽。但是再看看这些行书,就有那种柔的一面了。魏碑的下笔都是齐的,因为那是用刻刀刻出来了。它的边很硬,在拓下来之后,这个字一看就很齐整,因为不可能把其中细小的破折给表现出来。严格来说,碑表现的不完全是书法家的东西,刻到碑上之后,它多少有点变形了。

张作龙书法作品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您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如何理解?怎样看待继承与创新?

张作龙: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我们中华民族之瑰宝。四大文明古国,包括古巴比伦文化、古印度文化、古埃及文化,中华文化。当它们的文化灰飞烟灭的时候,我们的文化仍然是一枝独秀,尤其是中国书法艺术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说中华文化真是如同欢腾的长江、滚滚的黄河奔流不息,滋润着我们中华民族。而且无论哪个民族都没有把咱们的文化给消灭掉,比如说历史上,我们也有被少数民族统治的朝代,但我们的文化没有被他们同化,有的反而被我们同化了(当然,这都是中国自己的文化)。从起居、生活习惯、文字、语言全是汉文化,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个文化有强大的生命力。所以我认为,在世界上汉文化是其他文化都不可比拟的。

就书法而言,它像一首无言的诗,虽然没有讲出来,但从它的味道上可以体现出来;它是无动的舞,没有动作,却感觉它在那儿跳舞;它是无色之画,没有颜色的图画,在黑白之间的渗透出这种韵味,比如说要写上一句江山如画,马上可以联想到大山是一幅图画,这种美就可以在书法当中表现出来;它是无声的乐,无声的音乐,它在这里面也是跳动的,写的时候有一种韵律在里面。我认为这是中国书法艺术魅力所在,也是书法在人们生活中的一种体现。

谈到继承和创新的关系,我认为二者也是分不开的。水有源、树有根,我们的书法要根深叶茂,必须尊重传统,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如果一味地去追求创新,我认为那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是站不住脚的。可能会得到一时人的吹捧,但是长期下去,不可能留存下来。因为真正好的东西,还是有根基的、有传统的。

军人书家张作龙:铁骨丹心 翰逸神飞

张作龙书法作品

中华网:之前您提到了孙过庭《书谱》,这部著作在中国古代书法理论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您认为书法理论如何指导我们去欣赏书法艺术?

张作龙:在孙过庭《书谱》当中,讲到“观夫悬针垂露之异”,表示书法中的竖画,用笔出锋如针之悬,不出锋如垂露,欲滴未滴。“奔雷坠石之奇”,如同疾驰的雷电,那个坠落的巨石滚滚而来的奇特,形容用笔的迅疾。还讲到“鸿飞兽骇之资”,就像那个鸿雁飞翔,猛兽奋奔的姿态,形容用笔的动感。“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这些都是讲了书法的气势。他说“或重若崩云”,就像“啪”的一笔下去,那个墨花四溅,山崩地裂。“有的轻如蝉翼”,写出来那个飞白就像蝉翼上那一点一点的小纹,体现出一种味道。“导之则泉注”,就是行笔时如同泉水流注。“顿之则山安”,然后顿笔“啪”一点往那一放,如同山岳般安慰。这些都说明了中国书法艺术的魅力所在,从而也指导了我们应该如何欣赏书法艺术。

所以要欣赏一部好的书法作品的时候,就要把自己的情感、想像都放进去,这部作品就能够体现出很多不同的味道。可能每个人看这一幅作品是不同的体会,因为一个人的生命观点、阅历、资力、经历不同,所以说他得出来的这种结果也不尽相同。所以对一篇作品,我们不敢妄加评论,因为它各有所长,这是我对中国传统书法的一种理解。

孙过庭的《书谱》不但是一部好的书法理论著作,同时也是一部好的草书范本。我认为凡致力于学习书法的同志,要很好地学习一下《书谱》理论,临习一下《书谱》的笔法。领悟其中的真谛,不断提高自己的书法学养、修养、涵养。

艺术家简介:

张作龙书法作品

张作龙

张作龙,字鹤云,河南淮阳人,1956年11月出生,1976年入伍,原在解放军总参某部队工作、大校军衔。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文化部中国书画院书法院副院长;中宣部机关工会书画协会顾问;中国文联书画交流中心一级创作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和合画院副院长;中国人才研究会一级艺术委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会委员;荣获国家知识产权首届党百名文化大使提名;国家人事部授予“著名书法家”称号。

自幼喜爱书法,先后临习颜、柳、赵诸体及汉魏碑帖,遍临二王墨迹,追随羲、献、米、铎之书风。深得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李铎、杨再春先生的指教。他推崇古人,尊重传统,功力深厚,笔法自然,刚劲有力,气势磅礴,字的行间蕴涵着军人的气魄,读后给人以精神愉悦和美的享受。

他的书法作品在全国各种大赛中数十次获奖,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新疆电视台等十多家媒体专题报导,中国书法报等数十家报刊登载。受到业内人士及领导和群众的广泛好评。

作品被国家博物馆、河南省博物院、天安门管委会、人民大会堂、国家知识产权局、北京军区等国家有关部委和军队机关及党政军领导、外国要员和友人等收藏。作品入编数十种书籍刊物。

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原副书记王乐泉同志看了他的作品称其为“小李铎”,武警司令员吴双战上将说:“作龙人品好,艺术精”;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说他的字很有“灵气”、李铎先生说他的“基本功扎实,尊重传统”、杨再春先生说他的字“有军人的阳刚之气”。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书法评论家周俊杰先生看了张作龙先生的书法展评论道:作龙书法传统继承好,基本功底深,创造精神强,作品大气磅礴,具有中华民族的性格和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

(责任编辑:腾黎 CC006)

本文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