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艺界人物 > 正文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1)

2016-10-18 11:36:05  徐文治    参与评论()人


恭王府为京城保存最完整之清代王府,恢弘整饬自不待言。王府建筑辟为现代艺术展厅,引领观者徜徉于静谧安详的庭院廊庑之间,使人油然而生“山静日长”之思,此等艺术享受,诚属匠心别具。

文/徐文治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

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

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

宋人罗大经在《鹤林玉露》中有段描写,为历代文人士大夫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状态:“唐子西诗云:‘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苍藓盈阶,落花满径,门无剥啄,松影参差,禽声上下。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啜之。随意读《周易》、《国风》、《左氏传》、《离骚》、《太史公书》及陶杜诗、韩苏文数篇。从容步山径,抚松竹,与麛犊共偃息于长林丰草间。坐弄流泉,漱齿濯足。既归竹窗下,则山妻稚子,作笋蕨,供麦饭,欣然一饱。弄笔窗前,随大小作数十字,展所藏法帖、墨迹、画卷纵观之。兴到则吟小诗,或草《玉露》一两段,再烹苦茗一杯。出步溪边,邂逅园翁溪叟,问桑麻,说粳稻,量晴校雨,探节数时,相与剧谈一晌。归而倚杖柴门之下,则夕阳在山,紫绿万状,变幻顷刻,恍可入目。牛背笛声,两两来归,而月印前溪矣。”萃锦园主人身处庙堂,精心营构的府邸憩园每每令人忆起罗大经的田园山林之志,因而构起在这方幽园里陈设一个展览的设想。

赵朴初先生的宗教身分广为人知;在这一社会角色之外,朴老身上体现更多的是书家气质和文人情怀。关于朴老书法,我们约请王伟博士撰写了《素处以默妙机其微》一文,将朴老的书法放在书法史的统系里探讨,力图从书法史的道统里梳理出朴老书法的承续,探讨朴老书法在艺术史上定位。此外,朴老的宗教成就研究者众,文史馆馆员田青先生的《梵呗声声永哀思阵阵长》一文已约略展现朴老奉行一生的信念与不朽的精神瑰宝。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

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

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

如何以数量不多的书法作品展示出朴老的书法艺术成就,进而引领观者走近朴老,去领略一代哲人博大的精神世界和绵远流长的文人传统,是摆在展览者面前的首要课题。

展览的标题可以说是一个展览策划的起点,也是一个展览的终点。它以贯穿始终的形式起着提纲挈领的作用,不夸张地说,它即是一个展览的灵魂。

纵观朴老的一生,从四代翰林、状元府邸走来的翩翩书生最终潜心华梵诸典,播扬大教,儒释二途并行不悖,成就了朴老独特的人生历程。在此间生命的终途,朴老留下了一段文字: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

赵朴初

原道心以敷章:恭王府《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陈略述

赵朴初书法作品

田青先生在《死是另一个生的开始》一文中谈到:“赵朴初也感到死就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花落了,还会开。赵朴老的‘明月清风’和弘一法师的‘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如出一辙,都表达了对死亡不仅仅是被动的接受,因为他看透了生死,了却了生死,他是‘悲欣交集’,这个‘欣’不仅仅是生之欣,也有对解脱了此生痛苦的一种欣慰,一种欣喜。……所以这两个佛教的大德,在临终之前留下的偈,都用了人世间最美好的语言,这个美好不是堆砌词藻或者形而上的华美,它是一种自然之美,一种天然之美。”

“明月清风”,这不就是朴老一生最好的写照吗?

唐代诗人齐己“清风不变诗应在,明月无踪道可传”的诗句更把这四个字的境界荡开了去。“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就这样豁然展现出来。“清风明月”四字系朴老遗嘱里的真迹,由此,展览从一开始就展示出朴老的书法艺术、朴老的精神世界和朴老永不磨灭的人格光辉。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