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艺界人物 > 正文


一个巴黎混混所引发的艺术争鸣

2017-07-24 17:38:59    中国文化报  参与评论()人



1917年,马塞尔·杜尚把从一家商店买来一个的瓷制男性小便器命名为《泉》 ,署名为“R·Mutt” ,当作作品参加了纽约独立艺术家沙龙举办的一个展览。展览组委会愤怒地拒绝将这个倒放的男性小便器当作雕塑展出。

后来,杜尚对此事进行了辩论。他写道:“Mutt先生是否用他自己的手制造了这个小便器并不重要。他选择了它。他取了一件平凡的生活用品,将它摆置起来,使它在一个新的标题和观念之下失去它的实用意义—— (他)为那个物品创造了一种新的思想。 ”当评委会获知它是杜尚的作品,他是著名的艺术家,另外还是沙龙本身的创办成员,立即承认它是艺术作品。

杜尚说:“当我发现现成物品的时候,我希望给审美的狂欢节泼点冷水。但是新达达主义者们使用现成物品以期从它们身上发现某种审美价值。我把酒瓶架和便壶迎头扔向他们,这是一种挑衅的态度,而他们竟欣赏起他们的审美之美来。 ”由小便器引发的艺术概念之争则喋喋不休。

评论家菲力普·塞尔说:“ (杜尚)之所以没有把便壶树立为艺术品,恰恰是因为他首先想展示艺术品的某种接受美学的海市蜃楼,后者决定着艺术品的‘艺术’品位。署名‘R·Mutt’ (接近一个陶瓷洁具的制造商的名字)时,它不是一件艺术作品。署名杜尚时,它可能就变成了艺术品,因为杜尚是沙龙的创办人,他有体制性的权力以及通过最有效面对社会认可的途径而把便壶提升为艺术作品的能力,体制性场域巩固了艺术品的价值。 ”因此,塞尔得出的结论是:便壶是声讨建立起来的社会自诩拥有为艺术创作价值立法之权力的某种行为。

分析美学家比厄斯利对杜尚展开了批驳: “杜尚或其他什么人,要么就把它( 《泉》 )当作艺术,要么就认为它有审美上的资格,可是情况似乎并非如此。他并未建立起艺术作品的新内涵,事实上也没有开创一个传统,促使人们现在把管道雕塑接纳为艺术作品。那么,杜尚的《泉》仅仅因为它被展出,而归之为艺术作品,在我看来是智力上存在缺陷,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商业博览会、科学博物馆、集邮俱乐部和世界博览会上的展品都可以被当成艺术作品了。艺术作品之所以被归为艺术作品,因为那些被称为艺术家的人这样来称呼它们,他们制造东西并名之为艺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归类,不过是循环论证而已。或许这些玩意应该另外取个什么独特的名字,但绝对不是艺术。 ”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