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收藏投资 > 中华书画 > 正文


保利春拍精选:精神肖像——毛焰

2017-05-15 10:53:27    北京保利拍卖  参与评论()人



《X的肖像》局部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著“八五新潮”艺术运动的辐射效应,“溢出”似乎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景观中别具一格的表徵方式:观念溢出实在,媒介溢出外观,内容溢出形式……,在这其中,毛焰似乎是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他以独特的艺术语言构成于画布上澄然出对于当下社会的情绪性表现与理性化反思,在极端的技巧主义之中凸显出他所赋有的极其敏锐的感受力、精神性和判断性,从而标示出中国心理表现主义绘画的新高度。

我希望画面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局部都充满表情;那种“栩栩如生”的肖像画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毛焰

毛焰(B.1968)

X 的肖像

1996 年作

布面油画

200 × 100 cm

签名:1996.11 Maoyan

估价:8,000,000 - 12,000,000

人的外形在他那裡退居到次要的地位,精神的质地成为他的主旨。他要挖掘人性中最隐蔽最细微的部分,将它们提炼为视觉的衝击。毛焰故意不去描绘衣著,故意抹去人的外表的时代特徵,因此人变成了符号,个性变成了共性,形象不再局限形象本身,而成为一种普遍意义上人的灵性。个体的人进入了普遍的人,物的存在演化成形而上的存在。毛焰由此提升了自己艺术的品格,从貌似简单的做法中获得了複杂的表述。

——李小山

在毛焰的艺术观念中,肖像画显然成为他把握当下,穿越现实的通道,而记录一个肖像从来不是他的本意。从九十年代初《小山肖像》、《记忆或舞蹈的黑玫瑰》等早期实验性作品以文化精英折射出那个独特时代的精神和文化氛围,到九十年代中期《我的诗人》、《S的侧面》等作品中以更为纯粹、熟稔的方式进一步推进这种实验性,再到新世纪初“托马斯肖像”系列中明确轮廓的消失所带来的混吨质感,毛焰的肖像以其语言的高度敏感与微妙变化,在学院派肖像画往往泛滥的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演示著更多的潜在可能性。

作品依次为毛焰的《伫立的青年》、《尖角黑玫瑰》、《青年小卡的肖像》和《记忆或者舞蹈的黑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