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生活艺术 > 影视艺术 > 正文


看完《月光男孩》后 我开始思考自己是谁(1)

2017-02-28 10:40:29      参与评论()人



当地时间2017年2月26日,第89届奥斯卡颁奖礼在美国好莱坞举行。《月光男孩》获得最佳影片奖、最佳男配角奖(马赫沙拉·阿里)、最佳改编剧本奖(巴里·杰金斯)。

《月光男孩》海报

黑人、同性恋、毒品、贫穷……加上超高的外媒评价和奥斯卡大热门身份,《月光男孩》很容易让人产生偏见。

在过去一年经历过诸多风雨洗礼的美国黑人生存环境下诞生的这部影片,会不会“利用”现实投机取巧,凭政治和道义上的正确“胁迫”了舆论?

看过之后才发现,标签果然是旁人贴上去的。《月光男孩》的重点并不在于讨论社会问题,而只是关于一个小男孩的成长。

影片非常私人的视角是最大的特点。

被同龄孩子追打,第一次学游泳,母亲嗑药后不可理喻的样子,成为“避难所”的干净房子,沙滩上的“初恋”,学校里的屈辱,十年后的老友重逢和一首歌。

整部影片由这些回忆的片段构成。它是一个内向探索的过程,一步步走向终极问题:我是谁?

外在的社会与人际关系变化,个人境遇的起伏,都被导演巴里·詹金斯轻轻掠过。日常的一句话背后,常常是死亡、牢狱、戒毒以及长达十年的街头生活。回忆的主体、男主角希隆怎样穿上盔甲,与内心欲望搏斗的过程则统统不提。

电影很像一个人回忆往事的状态,想起什么,略去什么,标准非常简单:记忆的深刻程度。

而最深的记忆往往以画面的形式存在。

因此《月光男孩》虽分为三段,分别记述黑人小男孩希隆9岁、少年、壮年时的三个阶段,却不是由情节推动,而是以记忆片段串连起来的。

回忆的片段带有情绪色彩,这样就不难理解导演如此呈现镜头和配乐的用意了。

回忆是什么样,镜头和音乐就是什么样。

很多镜头都有迟滞感,对焦会慢一些。比如一场戏里草地上的两个小孩已经讲了好几句话,镜头才从模糊逐渐对焦。这是进入回忆的过程。

常常会有在仿佛不需要的地方晃动的镜头。不是运动的晃动,而是烛光一样的闪烁及不稳定感,以此表现此刻人物内心的悸动。

离现在越遥远,音乐上的感觉也越茫远。

希隆(艾利克斯·希伯特 饰)初遇父亲般的人物胡安(马赫沙拉·阿里 饰),胡安教他在海里学游泳时用的是一段急速的弦乐,象征这是希隆的一段纯粹快乐的记忆。这一场景中,用的机位非常低,镜头几乎仰视海中的两个人,是只有亲历过的希隆才能“看”见的场景。

9岁的章节以舒缓的弦乐和钢琴为主。尽管他开始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被同样能感知到不同的孩子们欺负,母亲的嗑药问题日益严重,但在胡安和女友特蕾莎(加奈儿·梦奈 饰)的庇护下,总算还是恬淡快乐的。

到了少年,音乐少了,希隆(艾什顿·桑德斯 饰)必须独自面对自己的性向。曾经保护他的人渐渐不能再护他周全。很多问题他需要自己思考:什么是勇敢?什么是懦弱?要做一个怎么样的人,过怎样的人生?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