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书画资讯 > 藏趣轶闻 > 正文


慈禧太后的油画外交:请美国人为自己画像(1)

2017-02-03 10:07:37  未来网    参与评论()人



人们对慈禧太后的真面目的认知,得于她晚年拍摄过的多幅照片,即穿戴整齐的皇太后的“大圣容”和几张妆扮成菩萨的生活照。据查,这些照片都是光绪三十年(1904年)她七十大寿(虚龄)前,由御用摄影师勋龄在颐和园她的寝宫万寿堂里和西苑中海拍摄的。

从这些照片上看,年近七旬的慈禧太后的容颜保养得非常好,全不似垂暮之岁的老妇人。这些历史照片,高清晰度地纪录了慈禧太后的真实容颜与帝制时代皇太后的盛装及佩饰,真实地显示了一个逝去的王朝的最后的华彩。

不过,比这些照片更早纪录她姿容的,是一幅由美国女画师为她绘制的油画肖像。只不过,这幅油画及其背后的故事一直鲜为人知而已。

近年解读发生在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时,意外读出请美国画家为自己作画,竟是慈禧太后亲自操办的一项重要的外交行动!

彼时的时代背景不可不先说。

两年前,即中国的庚子年,西历的1900年,中国北方爆发了义和拳运动,时称“庚子之乱”。受朝中保守派亲贵的忽悠,总是疑虑洋人“干预大清内政”的慈禧太后一时昏了头,竟然默许拳民对洋人杀伐,由此引起了“庚子国难”,八国联军强攻大沽口并进犯京城,慈禧太后只得带光绪帝和一班亲贵仓皇逃离。泱泱中华帝国面临被列强瓜分的最危急的时刻。

国难期间,慈禧太后这个中国最高统治者的国际形象败坏到了极点。因为从没有洋人见过这位东方最有权力女人的真容,所以,西方的报刊上便出现了依据传闻解读的中国太后形象,那是个既丑陋又野蛮,既阴险又凶残,甚至还很情色的老女人。所幸因列强基于各自的利益一时无意瓜分中国,大清国祚才得以延续。“庚子国难”平息后,慈禧太后让光绪皇帝(时称“两宫”)下罪己诏,发誓要母子同心,推行新政,并开始着意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国际形象。

“两宫”返京后,尽管没有哪个驻外公使胆敢把“泰西”报章上对“圣母皇太后”的丑化形象如实禀报国内,而朝中的满汉枢臣们也无从知晓“老佛爷”在洋人那边的恶劣形象,但慈禧太后毕竟是一个极聪颖的政治家,她显然对此已经有所预料。尘埃落定后,她即再度邀请七国驻华公使的夫人进入她所居住的颐和园。

须知,当年世界上并没几个主权国家,驻紫禁城东南方的东交民巷里,自西向东,只有美、荷、俄、日、意、德、法、英、奥、比的十座使馆。中国皇太后请七位公使夫人入颐和园进餐与宴游,基本就将世界上有话语权的国家的夫人一网打尽了。

早在光绪二十四年隆冬(1898年12月),慈禧太后即应七国公使夫人之请求,与光绪帝在紫禁城召见过她们。当时,老太太不光亲手为每一位来宾戴上了一枚缕金戒指,而且还请客人们与她和儿子一起看戏,甚至她说过这样一句话:“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

晚年的慈禧太后与洋妇人交往一事,每每被后人所忽视,即便知其事者,也解释成了老妇人百无聊赖的穷开心之举。其实不然,请西方大国的公使夫人走近自己,让自己了解世界,也让世界了解自己,是老太后的一次了不起的观念转变之举,其积极意义远被人们低估了。

正因与洋妇人恢复了交往,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下半年,慈禧太后才从美国公使爱德温·赫德·康格尔(Edwin Hurd Conger)的夫人苏珊·康格尔(Sarah Pike Conger)的嘴里得知:西方有一种叫作世界博览会的“万国”风貌与产品展示会,两年后(1904年)的西历4月4日,将在美国的圣路易斯城举办。谁也不知道,老太太把这个日子默默记在了心里。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