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书画资讯 > 评论分析 > 正文


如何填补史上女艺术家作品的收藏缺口(1)

2017-03-09 14:49:29  《卫报》    参与评论()人



涅利画作《悲伤的圣母》。

涅利画作《悲伤的圣母》

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波提切利、缇香、涅利,皆曾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如果最后这个名字让你感到有些陌生,那你还是可以被原谅的。Plautilla Nelli,她的圣经题材绘画是充满美感的佳作——就像和她同时代女艺术家的作品一样。但是,在和父权制本身一样古老的历史书写中,她没有被书写进任何一本文艺复兴史。涅利被视作一个仅仅懂得挥舞画笔的修女,遗弃在了艺术史之外。

涅利是16世纪的意大利修女,通过自学习得绘画技巧。她的作品大多是宗教题材,且许多都是大尺幅创作,在当时,创作巨幅作品对女性而言十分罕见。

在涅利出生的500年后,今年三月,佛罗伦萨的乌斐兹(Uffizi)美术馆准备举办首次涅利作品展。乌斐兹美术馆表示,这次尝试是想要开始纠正艺术收藏领域中的性别失衡,而这种不失衡仍然存在于世界上各个主要的艺术收藏馆之中。乌斐兹美术馆作为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美术馆之一,正就此做出重要的态度声明——如果这还不算太迟的话。

英国的艺术品收藏情况同样令人沮丧:女艺术家的作品仅仅占到苏格兰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藏品的4%,惠特沃斯美术馆(Whitworth Art Museum)的20%,泰德现代美术馆(Tate Mordern Gallery)的35%。而在过去十年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代表英国参展的女艺术家只占到33%。

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上日本女艺术家盐田千春的装置作品《手中的钥匙》

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上日本女艺术家盐田千春的装置作品《手中的钥匙》

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上日本女艺术家盐田千春的装置作品《手中的钥匙》”(The Key In The Hand)。红色的线充满整个房间的天花板和墙壁,线上串着全球收集来的5万把钥匙。

这种性别失衡是系统性的,不单是在公立机构中明显存在着巨大差距,在几家最大的英国或国际商业画廊也长期如此。《卫报》收集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间,男性艺术家举办的个展占里森(Lisson)画廊全部个展的88%,豪瑟&沃斯(Hauser&Wirth)画廊个展的71%,占高古轩(Gagosian)画廊全部展览的88%,白立方画廊展览的76%,维多利亚米罗(Victoria Miro)画廊的59%。

我们很有必要了解艺术界这种性别偏斜所造成的影响。这些其分支跨越大洲的大画廊是全球性的艺术风尚制造者,他们打造出最炽手可热的艺术家,出钱资助他们的的艺术创作,并把他们介绍给全世界最富有的收藏者。时至今日,被我们看作最有价值(在金钱和文化意义上)的艺术品仍然几乎全是男艺术家的作品。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被认为最大最有价值的美术馆,都是拥有特纳、马蒂斯、梵高和毕加索、波洛克、孔斯等等这些人作品的地方。我们很难说出能与如上几个男艺术家分庭抗礼的女性的名字,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已故女艺术家的作品拍卖纪录也很能说明问题。有史以来作品最高拍卖价格的女性纪录保持者是乔治娅·欧姬芙(Georgia O’keefe),她的画作《曼陀罗/白花1号》(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以0.44亿美元的价格售出,但这仅仅是次年毕加索的天价作品《阿尔及尔的女人》(Les Femmes d’Alger)售价(1.79亿美元)的四分之一。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