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书画资讯 > 评论分析 > 正文


好瓷如嚼手擀面,劲道够味!——《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三期(中)

2017-11-10 11:28:48  滕黎  中华网书画  参与评论()人



老师,拿什么要我尊重您?——《白胡椒艺术评论》第1期(上)

china,是瓷器,也是中国。这个智慧的民族,点泥成金。透过造型、釉色、纹饰……可以看到的是,工匠的手法,督窑官的认识,当朝皇帝的审美,乃至一个国家的气象。

中国制作的瓷器,影响了全世界。这些都是一道道功夫与漫长时间的凝聚。

清雍正 粉彩牡丹纹盘口瓶

清雍正 粉彩牡丹纹盘口瓶

主持人: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按年龄排序):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张智伟(就职于北京市文物商店)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滕黎:前面各位老师分享了对雍正粉彩的强烈感受,下面我们可以从技法和工艺上来分析吧。

张智伟:雍正粉彩,确实能够引起视觉的冲击力!这么好的彩,说白了给弄一破灰胎子上,就黯然失色!所以说经过从明朝到清朝康熙这60多年的沉淀,以及技术的不断革新,瓷土掏炼得越来越纯净,釉色也比以前要精细了。所以这个时期各方面结合在一起,粉彩艺术那真是空前绝后!

滕黎:技术完善了,所以才能出现这样的艺术。那除了技术方面,还有什么原因能够促成这样的成就呢?

张智伟:首先是技术的先进,再加上工艺的变化和提高。雍正的粉彩,可以说在瓷器的历史当中是占非常重要的地位。

雍正皇帝

雍正皇帝

滕黎:这是不是跟雍正皇帝的审美也有关系?

张智伟:那是肯定的。不同时期的当朝皇帝,也有各自代表性的精华。比如说,永宣的青花、成化的斗彩、万历的五彩、康熙的青花、雍正的粉彩、乾隆的珐琅彩,这些都是最典型、最有成就的。

马杰:清朝从康熙开始,社会稳定、经济逐步发展起来。而雍正是比较严谨的一个人,从而也引领了一种社会风尚。

徐春龙:他不崇尚奢华。

马杰:是的,所以说大道至简。可是到了乾隆更有钱了,就开始败家了。在历史社会的大背景下,每个皇帝又有不同的性格。

年希尧和唐英(图右)

年希尧和唐英(图右)

滕黎:这是否也跟督窑官有关系,比如年希尧和唐英?

张智伟:唐英在历史上是太有名了,他就是负责给皇上烧瓷器的官员。

马杰:跟唐英的关系至关重要,但是还得先说上边有什么样的态度。

张增来:皇帝画的什么路线,按照这个路线走就可以了。

异口同声:哈哈哈……

清康熙 青花海水双龙戏珠纹瓶

清康熙 青花海水双龙戏珠纹瓶

滕黎:所以说战略很关键,下面负责执行。刚才提到康熙时期的青花成就比较高,为什么呢?

张智伟:康熙时期的青花,相当于墨分五色,也分出了五种层次。

张增来:其实艺术品都是综合因素,无论是从胎、釉、画工、审美等等方面,而不是一个点。

马杰:而且对胎土的要求、釉的研制等方面,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不同的。

清康熙 粉彩花蝶纹盘

清康熙 粉彩花蝶纹盘

滕黎:是的,那康熙彩硬是不是跟康熙的作风也有关?他对外比较强硬,而雍正相对来说,就温和一点、软一点。

张智伟:从瓷胎上来讲,康熙时期的瓷器比雍正的密度大,坚硬。从造型上来看,康熙都是以大器为主,厚实。包括釉子也感觉很结实。这些肯定跟他们的审美是非常有关系的。

清康熙 青花“红拂传”棒槌瓶

清康熙 青花“红拂传”棒槌瓶

徐春龙:对,根据皇上的意思,上行下效。督窑官唐英的成就也跟雍正、乾隆的审美离不开。但是他本人水平也高,既非常懂陶,又善书画。

马杰:他自身认识也高,对工艺、材料都得懂,才能挑这个窑工。

张增来:挑毛病也得会挑出来。

马杰:对,什么都不会,怎么去挑毛病?

张智伟:咱们老祖宗确实伟大,点泥成金。 

张增来:所以这个瓷器影响了全世界。

张智伟:中国的英文名是China,瓷器就是China。

清雍正 粉彩过枝桃树纹盘

清雍正 粉彩过枝桃树纹盘

徐春龙: 雍正的粉彩,后来就烧不出来了。是因为那种瓷土以后没有了,还是说工艺失传了?

张智伟:雍正粉彩的配方,不全是高岭土,而是瓷石加高岭土。过去那个陶土洗多少遍,和泥多长时间呢?!陶泥都是拿脚踩,那时候都是人工。后来工艺逐渐在变化,我们可以从瓷胎上看出它的密度在变化。现代瓷器这个青花太浮了,为什么呢?

徐春龙:它不“吃”了。

清雍正 粉彩过枝桃树纹盘

清雍正 粉彩盘 大英博物馆藏

张智伟:就是因为这个胎土,机械淘得太细了!现代那种精粉,也可以形容胎土的这种变化。就像往宣纸上一笔下去,墨洇进去了,要是在那铜板纸上,就卡。

张增来:“吃”不进去。

张智伟:因为“吃”不进去,所以它浮了。为什么浮了呢?就是因为机械这种胎土,还有里面好多物质都不往里走了!过去在胎上画完了,青花深入胎骨烧出来,因为它“吃”进去了!

马杰:后来就有点跟纯净水似的,这水太纯净了!

张智伟:没错,如同那个面的筋骨,从胎子里也能反映出来。过去的胎里有筋骨,有粘性,有韧性!现在的筋骨没了,很干!明朝时期的瓷胎,从断面看里边会有一些杂质或者有空隙。到康熙时候,就是刚刚的,密密的。

张增来:跟铁似的。

张智伟:就感觉这个胎上好像有一种胶状物质,就是润,那种筋骨在里边有很多东西,对吧?到了民国或者现在这些瓷器,那胎都太干了!

张增来:工艺变了。

张智伟:说白了,机器擀那面条跟手擀面能一样嘛?咱们用擀面杖和面,还得醒会儿,然后再继续活面。反复多次之后,把这面切完一煮,劲道!

滕黎:跟那挂面不一样。

张智伟:对,就是这个意思。

马杰: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放着醒醒,更自然的互相的融合。

清雍正 粉彩福寿纹碗

清雍正 粉彩福寿纹碗

张智伟:咱说胶泥,摔三天跟摔两小时能一样么?人工跟机器出来的能一样么?

张增来:就拿制墨来说,也要上万次。

滕黎:这么多工序啊。

张增来:所以才能够把这个墨做好。咱们画画,老说研完墨得醒墨!都不知道醒墨,能画出好效果么?好不了!所以都是一个道理,做事一定要下功夫!

滕黎:艺术是相通的。

马杰:本身就有时间在里头。

张增来:有时间成本。

徐春龙:也好比这茶,现在很多都恢复人工了。

马杰:很多人都喜欢喝岩茶,很少喝新茶。因为新茶火气大,三倍火。而岩茶采摘完了焙一次撩俩月再焙一次,这时候差不多下个月又该焙了。

张智伟:好东西丢得快,往回找可难了。中国人急功近利,现在就是一浮躁的社会。

清雍正粉彩瓷 大英博物馆藏

清雍正粉彩瓷 大英博物馆藏

雍正好“色”,粉彩到底有多美?——《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三期(上)

总结:雍正粉彩如此美,那么它是如何鉴别真伪呢?下周为您揭晓,敬请持续关注中华网书画频道(art.china.com)的《白胡椒艺术评论》!

无论您是感同身受,还是有不同的见解,都欢迎您来稿参与评论,我们将选登于中华网书画频道上,同时有机会获得签名版的2018年《中国诗词日历》。

雍正好“色”,粉彩到底有多美?——《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三期(上)

《中国诗词日历》人民文学出版社

声明: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咨询、合作。

电话:010-52598588转8745

邮箱:art@bj.china.com

Q Q:540992737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