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书画资讯 > 评论分析 > 正文


古典绘画和跑车同时代比拼 亿元艺术品怎么产生的

2017-12-07 10:26:37    新浪收藏  参与评论()人



尽管我没能赶上拍卖现场的轰动场面,但随后也参加了佳士得售后的庆祝晚宴。至于其他人是谁,我也不能告诉你们。席间,有太多“只限于你我间“的私下吐槽,让我一时无从下手。在晚宴就座的人中包括当晚落槌艺术市场上最神圣的“神“的拍卖师Jussi Pylkkanen;当晚为客户赢得了《救世主》的电话竞标代表Alex Rotter以及这一切的幕后策划者Loic,当他大步流星走进餐厅时,四周响起了激动的掌声。其他在场的还包括另一位李奥纳多(演员迪卡普里奥)、一群维秘模特以及Nahmad家族的各个成员。这些人像是一群到处掠夺的犯罪集团,或者说是艺术圈的《十一罗汉》,嗑着金钱的毒。更甚者,就是一群《门口的野蛮人》。

佳士得在Cipriani狂欢庆祝:钱、钱、还是钱。所有图片由Kenny Schachter提供

纽约是个数字堆砌成的城市,从网格版的布局,到华尔街,再到苏富比和佳士得将艺术数字化还原的透镜(富艺斯除外,他们可从来没有很辉煌的数字)。同样这个城市日以继夜地发出急躁不安的幽幽亮光,而在大部分公开事件中,这潜伏的紧张感往往是最大的特点,这在大片艺术拍卖会中甚是。纽约的艺术圈让我奇痒无比。虽然在当代艺术拍卖会中,暗箱操作、幕后操控和售前第三方担保等屡见不鲜,但总有让人难以置信的惊喜,这近5亿的交易也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苏富比

这次它用自己的方式展现了一场当代拍卖的杂交品种,一辆由迈克尔舒马赫驾驶获得过冠军的法拉利赛车,最终卖出了7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58万元),这足足比之前F1赛车拍卖纪录翻了一倍。除了赛车外,场内也充满了各种为视听装备、食物提供赞助的厂商标志。我明白拍卖行也要用尽一切方法来创收,但下一个又会是什么?两家拍卖行中,艺术品的实际表现在这些相对中庸甚至低廉的商品面前还是非常不错的。

苏富比的Bruce Nauman的狐狸圆圈作品

拍卖开始前夕,一位苏富比的专家急切地找到我,拜托我参加一件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作品的竞拍——他知道我收藏这个艺术家的作品。当我和一个朋友看苏富比的拍前预展时,一位专家便走过来急切地说:“如果你打算竞拍的话,别担心,我已经询问过支付条款了。“他还主动提到说如果不麻烦的话,瑙曼这件放在地上的作品其实也可以悬在天花板上吊在半空中,但根据我对艺术家的研究了解,他从来就没有这样做的意愿。真是有点在自说自话。然而在付款这方面,他也很了解我,知道我有经常变换主意的倾向,所以我确实接受了他的支付条款,然而并没有把钱花在这件瑙曼身上。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