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书画资讯 > 业界聚焦 > 正文


国宝级艺术品是如何被“抢救”回来的(1)

2017-03-07 10:01:35  解放日报    参与评论()人



每一件传世艺术珍品背后都有说不完的传奇故事。

《伯远帖》《中秋帖》《五牛图》《韩熙载夜宴图》等国宝级艺术品,都曾经颠沛流离,差一点流失海外,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顺利回归了祖国的怀抱。这些国宝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

“二希帖”差一点被拍卖至海外

《伯远帖》是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珣书写的一封信,行书,共5行47字。《伯远帖》上有宋徽宗赵佶的御题和收藏印,北宋时由宫廷收藏。辗转六百多年后,清代乾隆皇帝得到《伯远帖》,又得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和王献之的《中秋帖》。乾隆皇帝认为这三件是稀有之物,将它们收藏在养心殿西暖阁,名其收藏之室为“三希堂”。《伯远帖》《快雪时晴帖》与《中秋帖》并称为“三希帖”。

辛亥革命后,“三希帖”中除了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仍被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之外,王珣的《伯远帖》和王献之的《中秋帖》流出了宫外,被袁世凯手下的郭世五所收藏。郭世五死后其子郭昭俊因经济困窘,将“二希”带到香港,抵押给某英国银行,靠贷款度日。眼看着其贷款即将到期,如果无钱赎回,则此稀世之宝将按惯例被银行拍卖。由于当时不少外国机构与藏家对之分外觊觎,若“二希”一旦被银行拍卖,则国宝将很可能流到域外。

1951年9月,时任新中国第一任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奉周恩来总理之命,率领中国文化代表团离京出访印度、缅甸。在途经香港短暂逗留时,得知流失的国宝“二希”在香港可能被外国买去的消息,紧急向中央报告。郑振铎叮嘱香港著名的鉴藏家徐伯郊,想办法稳住郭氏,以待内地汇款抢救。徐伯郊马上找到郭昭俊,向其申明了大义。紧接着,徐伯郊又利用自己在香港银行界的众多关系,疏通了那家英国银行,答应郭昭俊的贷款由他负责偿还,并由自己出面担保,将郭抵押在那家银行的“二希”取了出来,然后同郭昭俊一起带着“二希”,按上级安排离港去了澳门。

11月5日,周恩来总理亲自给马叙伦(时任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等人写信,指示“同意购回王献之《中秋帖》及王珣《伯远帖》”。《中秋帖》与《伯远帖》的成功回购成为了建国初期回购珍贵文物的一件大事,被传为美谈。

“玩失踪”巧购回《五牛图》

《五牛图》号称“镇国之宝”,是唐代画家韩滉唯一的传世名作。《五牛图》一经问世便成为收藏的热点。北宋时,它曾被收入内府,宋徽宗题词签字。元灭宋后,大书画家赵孟頫得到了这幅名画,如获至宝,留下了“神气磊落、希世明笔”的题跋。清代,《五牛图》被征召入宫,乾隆皇帝非常喜爱。

清朝末年,《五牛图》被转到中南海瀛台保存。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这件稀世珍宝从此落入外国人手中,命运变得颠沛流离。

1950年初的一天,周恩来总理收到一位香港爱国人士的来信。信上说:当年这幅被八国联军劫走的《五牛图》,近日要在香港被拍卖,他本想购买下来使之重回祖国,但是画的主人要价10万港元,他个人无力购买,于是写信给总理,希望政府能够出资收回。

当天晚上,周恩来就给新华社香港分社发出紧急电报。香港分社秘书黄作财收到这封电报,马上向他的哥哥、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社长黄作梅汇报。当时,拿在黄作财手上的这封电报,只有八个字:不惜代价,抢救国宝。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