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滕黎 2016-07-13 16:11:38

北总布胡同,总能令人浮想联翩。

“太太的客厅”仿佛还能听见鸿儒雅士的谈笑声,那里曾经是京城最有名的文化沙龙。如今,在毗邻的“先生的茶室”里,折枝花袅袅如画,静静盛开。茶室的主人将深情投于“瓶中”,“瓶隐”以遣胸怀。他就是徐文治先生,一位独具匠心的侍花人。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徐文治先生 文/滕黎 摄影/宗波

艺术正途:腹有诗书其气自华

茶室耸峙的书架上,是先生常常翻阅的图籍,那不过是冰山之一角。

廿年前,因爱慕《济南的雪》里的情致,他从山右奔赴山东大学就读中文系,“自是刻苦砥砺,日夜孜孜”(梁启超语),渐悟读书之法,略窥学术门径。

2002年,先生迁居北京,始接触书画艺术。初懵然不知书画为何物,八大为何许人,更遑论白石、大千。读书,惟有读书。先生的书架很快就装满了民国以来出版的历代书画艺术图籍宝绘。自任《画廊》杂志副主编,《新美域》杂志主编以来,更是精研细究,深入艺术堂奥,所获颇丰。尤其是对萧谦中、陈师曾、溥心畬、赵朴初等近代艺术巨匠,颇多心得,诉诸论述。

得诀归来且读书,这就是先生最切实的心得。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2013年,先生于北总布胡同创建“布里艺术中心”,倾心空间艺术规划,殚力艺术展陈,从传统瓶花入手,在恭王府诸多展览和布置中实践他的艺术理念,得到了观者的首肯和追捧。

先生的茶室更是格外用心。木扉启处,斑驳的大水缸厚重古朴,质朴原木为底色的空间,举目皆是玩物,桌案、花几、文石、陶罐、茶器、文房,无一不是其心头所好。

茶室散置几处瓶花。虬曲枯枝旁逸斜出,线条清简,间缀疏花三两。瓶花与茶室风格融为一体,相互映衬。

这就是先生潜心研究的瓶花艺术。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瓶史》研读:精研原典知人论世

“当我们迷醉于《一日一花》的‘禅意’的时候,也可以去看看过往的川濑敏郎,曾经繁茂,曾经青涩。毕竟大师不是横空出世的。”徐文治先生敦敦告诫喜爱瓶花的朋友。

先生也历经青涩与锤炼。

他从瓶花实践到授课传艺,前后未满两载。期间转变,虽出偶然,亦源于先生厚积薄发之历练。2013年秋始侍花,期间大量研读古代花鸟画作以及历代画论,或繁或简,实以历代绘画为鹄的。个人面貌日渐凸显,时见逸品,自此声名鹊起。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2015年夏开设《瓶史》研读班。徐文治先生在谈到初衷时说:“开始只是自己喜欢插花,后来喜欢的人渐多,索性带着大家读书。用读书的方式来研究,结果发现路子越走越宽。”

先生读书注重门径,纲目提要即是路标。

晚明公安派领袖袁宏道“反对复古,标榜性灵”,其《瓶史》自出机杼,别有寄托。《<瓶史>研读》第一节即以袁中道《吏部验封司郎中中郎先生行状》开讲,探讨中郎著《瓶史》前后思想之转变,以明其旨。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孟子·万章》)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瓶史》小序开篇即谈“幽人韵士,屏绝声色,其嗜好不得不钟于山水花竹。”通过研读,知其写《瓶史》前后,究心性命之学的袁宏道从原来的儒释互证、顿悟狂禅转向悟修双毂的净土宗,“以为悟修犹两毂也,向者所见,偏重悟理,而尽废修持,遗弃伦物,偭背绳墨,纵放习气,亦是膏肓之病。夫智尊则法天,礼卑则象地,有足无眼,与有眼无足者等。遂一矫而主修,自律甚严,自检甚密,以澹守之,以静凝之。”(袁小修语)这就明白他的钟情于山水花竹并不是一般文人的闲适幽隐,而是谈修持,瓶花竟是修持的方便法门,故对“花目”选择苛慎,讲究“品第”。

袁宏道要为瓶花谱史,孔子编订《春秋》以来秉笔直书的史官传统乃其旨归,故以“蕊宫董狐”自期,要定“华林春秋”,其《瓶史》自然别于同时代诸家旨要。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传统瓶花:写生折枝方有天趣

先生在带领大家研读《瓶史》原文的同时,研读课程更是旁涉历代相关著作。

留存最早的瓶花理论著作是晚唐罗虬的《花九锡》,虽仅有77个字,却体系严密完整。从花目、器具、插贮、安置到人与瓶花的精神交流对话(画图、翻曲、美醑、新诗),完成了从人到物的主观意识的投射和外化。这一重直观、重体悟的“心灵直觉体验外物的方法”(钱穆)正是东方文化一贯的追求,亦是东方文化屹立世界之林的魅力所在。

瓶花作为专有名词,始见于宋代,北宋的诗词里处处可见它的身影。到南宋《西湖老人繁胜录》里,“虽小家无花瓶者,用小坛也插一瓶花供养”,瓶花已经散入千家万户了。

到了明代,在瓶花理论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出现了三篇著名的瓶花理论著作,分别是高濂《瓶花三说》、张谦德《瓶花谱》、以及上述提到的袁宏道《瓶史》。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瓶史》在“宜称”里谈到了造型问题,“插花不可太繁,亦不可太瘦,多不过二种三种。高低疏密,如画苑布置方妙。”高濂《瓶花三说》、张谦德《瓶花谱》皆主张“俯仰高下,疏密斜正,各具意态,得画家写生折枝之妙,方有天趣。”这些论述都同时指向瓶花的审美趣味:瓶花与传统绘画一致的趣味。陈老莲画作里的瓶花更是直观的体现了这一美学追求。

先生由绘画进入瓶花艺术研究的方法自是殊途同归。

南齐谢赫六法,提出了中国古代绘画的最高标准,首要即是“气韵生动”。这也是瓶花审美的最高典范。如何营造瓶花立体的画面感,也是研读课程重点探讨的问题。邹一桂《小山画谱》的“八法四知”,沈复《浮生六记》的相关论述都被徐文治先生借鉴到瓶花创作之中。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日本花道:凄美哀婉流派众多

日本插花诞生于中古(1185-1573年),成熟于近世的江户时代(1603-1868年,相当于中国明末清初)。中国明代的瓶花理论对日本影响很大,尤其是袁宏道的《瓶史》。但是日本人对生命的体悟,对世界的认知,跟中国截然不同。

日本插花艺术的本质在于感知生命稍纵即逝的无常和多神论供奉的喜悦。

周作人曾说,“日本人缺少庄严雄浑的空想,但其优美轻巧的地方也非远东别的民族所能及。”徐文治先生从这个角度启发我们去理解日本的花道,他认为“多神论的宗教情怀和哀婉的审美情趣的糅合,铸就了日本花道的基础。”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日本插花艺术形成了两三千个流派,其中以最古老,规模最大的池坊流、受自然主义与西方文学影响的小原流以及具有“轻快时髦”风格的草月流为代表。各流派的特色与规模虽各有千秋,但基本点都是相通的,那就是天、地、人三位一体的和谐统一。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茶人的侘寂理念、近代柳宗悦的“民艺”概念,在川濑敏郎的作品中糅合成一种拙朴的趣味而自成一派,受到徐文治先生的推崇。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流派异呈:徐氏瓶花独树一帜

在中华大地,台湾以黄永川教授为首于1987年成立“中华花艺文教基金会”;同年,大陆王莲英教授组织成立了中国插花花艺协会并任第一任会长。此后,以地域为特色的众多风格流派广泛复苏。

在瓶花实践方面,徐文治先生主要探索瓶花技法以及瓶花在当代空间规划中的表现形式。他区别于一般插花课程中讲授的“三大主枝”,很少给学生灌输固定的思维模式。学生不会被束缚,但是其中并非无章可循。先生引领学生走入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美学路径。这条路很长,从文化的角度出发,着意体会瓶花在空间里的布局。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中国艺术讲究生发,瓶花亦然。先生主张瓶花以“万物为师,以生机为运”,一花一萼,谛视熟察,得其所以然,以期韵致风采,自然生动,造物在我。

其章法首重取势,无论繁简疏密,必分宾主,纵有化裁,不离规矩,其势可安,各得其宜。须以雕琢而复归自然,虽由人造,宛自天成。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近年来,先生在各地开展了瓶花主题的系列讲座,包括《花九锡--唐代瓶花理想》、《四般闲事之插花及其他--宋代瓶花概貌》、《瓶花概说》、《佛前供花之功德》、《佛前供花之法要》等等。

分至启闭,云物为备。百卉应候,因时格物。节序顺递,日用所关。2016年先生在微信群开办“瓶花艺术之岁时节序”课程,不受时间地域限制,一群趣味相投的人一起切磋,随时随地学习传统瓶花艺术。文献梳理,以瓶花体验岁时变换。在先生温和的话语里,往往透出犀利。他常直言不讳,一针见血指出问题所在,学生戏称他“毒舌老师”。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展陈探索:著意收拾生命观照

日本吉田泰尼《花道的美学》写到:“将自然朴素的花草剪切下来进行插花的时候,因为结束了花草存活的生命,所以应该将插花人的生命注入花草之中,这是从事插花艺术的使命。”徐文治先生的瓶花作品凝聚了他对艺术的领悟,对生命的关照。

摅怀俗尘外 随境皆天趣——徐文治先生的瓶花艺术

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先生策划的《清风明月--赵朴初法书展》。展览期间,瓶花置换三次,每次均以当令花材为主。先生用心体会赵朴老的一生及其作品,“静谧的书房里没有诗人,遗下未能写就的诗篇,诗人已走出了今人的视线。案头上的每一件物什都在静静等待,等待着曾经的身影再一次踱进书房。当你静立于橱窗前,凝视着这席洁净的案头,仿佛能看到端坐伏案的背影,还有那背影后的世界。”(徐文治语)

参观该展览数次,我看过瓶花娇艳怒放的模样,当时的赵朴老是鲜活的、文人的。当生命枯萎,看着花儿凋零的姿态,我想到了死亡、脆弱、梦幻泡影。这时的赵朴老是寂静的,禅味的。花开花落似在表法,这或许就是生命吧。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一件作品以最终的面貌呈现之时,很难想像这期间还需要去寻觅心怡的花材,还要精心斟酌挑选花器,然后才是花的处理、枝的修剪,这些都需要用心去甄选。宋代王千秋《解佩令·木犀》词:“著意收拾,安顿在胆瓶儿里。且图教梦魂旖旎”。徐文治先生言:“时时吟哦,于瓶花艺术颇有启发,竟是艺术创作前后乃至赏析的全部历程皆在其中。”

“瓶中插花,盆中养石,虽是寻常供具,实关幽人性情。”(陈继儒《小窗幽记》)明人幽情,也折射出先生的性情。王阳明曾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既来看此花,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当我看着徐文治先生的瓶花作品,仿佛也看到了他那“独向人群味寂寥”的心境。(作者:滕黎)

艺术家简介:

徐文治先生瓶花作品

徐文治先生

徐文治,布里艺术文化中心创始人,资深艺术媒体人、策展人、空间艺术规划师。

曾任《画廊》杂志副主编,《新美域》杂志主编,对萧谦中、陈师曾、溥儒、赵朴初诸先生研究用功甚勤,有相关论文发表或出版。

近年来致力于传统生活美学研究,对文人茶事及瓶花艺术颇有心得。近来更致力于探讨瓶花在艺术展览和当代生活空间中的运用实践,常年为恭王府的艺术展览和文化活动提供展陈设计。

如何将传统的瓶花融进现实的生活环境,一直是徐先生关注的重点。他提出了"生活艺术化"的概念,其中的要素就是怎么把生活空间变得有艺术感,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去规划空间。插花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回归到我们的生活空间中来。

或插繁花一簇,或投疏茎数枝,皆以不张扬为鹄的。瓶花是为空间服务的,一定要和环境协调,所以不能太跳,不能喧宾夺主,其作用只是为了更加彰显空间的主题和意境,而不是突出瓶花艺术本身。

基于如上之认识,倾力于瓶花艺术之课程研发。

课程特色:结合历代典籍文献和绘画作品,深入解读唐宋以来的瓶花理论,还原中国瓶花艺术的本来面目。并通过研读经典,厘清中国传统瓶花的艺术旨归与审美标准,进而探索瓶花艺术在当代空间规划中的应用。

滕黎,艺术媒体人,以禅悦为零食。
滕黎,艺术媒体人,以禅悦为零食。

关注我们

中华网"世界观"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