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艺术家 > 名家专访 > 正文


董伟成:收藏家不同于投机客,鉴定师亦不同于收藏家(1)

2015-10-09 11:48:29      参与评论()人


    选择投身文化事业,是大多数有志青年在人生规划上重要的理想之一,做到成功却并不容易。文人志士,给世界精神意识作以推动力,却在执行力上难以同步。文物鉴定是一项运用传统方法分析辨识文物真伪、年代、质地、用途和价值的工作。为此,文物鉴定者应当具备广博的历史知识、文物知识、工艺美术知识、自然科学知识,从全面的角度来评估文物的价值。经过多年对文物的收藏与研究,董伟成成为了上海唯一具有评估藏品鉴定,藏品价值评估的古玩艺术品鉴定专家。

 

    7月,上海连日大雨,终于约定一个时间与董伟成老师见面。敲门抬眼,董先生坐在桌后,看见人来,立刻起身招呼。他身穿深色牛仔裤,衣着亚麻衫,精神奕奕。董先生1955年生于上海,如今60岁依然儒雅清俊,雅量和才气亦可用浮白载笔来比喻。

    他顺手将一旁的耳机仔细整好,摆在桌上后双手来接我的手中的纸稿。纸稿上是我整理了一部分他的个人经历。他翻来看看,似乎有些感慨,听闻董先生幼时照顾家弟,琐碎到吃饭穿衣,算是典型的南方人。中国南方沿海是中西文化交汇之处,海纳百川自成一种独特的地域文明,在江南文化的细腻古典之后,经历新中国建立的艰难时刻,让他有了一种韧性的柔软。这种细致和柔韧的性格,让他在古董鉴定工作中更加的适合和精确。

    董先生耐心等我摆好了录音笔、文稿、电脑和笔说可以开始的时候,他转脸问我,“你要写什么,来提问,我会尽可能配合你的。”

    我便立刻切入正题,问了些他是如何走上鉴定师这条路上的问题。

    他沉默了一下,转而问我:“你知不知道中国传统家族的传承意义?”我点头,稍稍谈了一下自己先前准备的的观点,大致意思是,传统家族的文化理想有其继承性。中国家族亲属团聚,因其经济利益和文化心态一致,形成稳固的、超越历史的社会实体。

    董先生朗声笑笑,道:“你说的是教科书上的政权大意吧,我指的是‘家国同构'。这个意义看起来比较小,如梁漱溟所曰,中国有家而无国。”见我有疑,他继续问道:“你为什么爱国?”

    我竟语塞,支吾了半天,涩然道:“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罢。”

    他也不为难我,点头道:“因为这个国家里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遇见谁都像是亲人故友。”他虽没解释,我却懂了其深意,他是长者,却不正面教导我,话留三分,让人自去思量。

    生于中国传统家族,其必然有着对民族文化的继承性。众所周知,中国文化注重历史性和亲属制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文化的世代传承已经成为一种责任和义务。新时代,家族使命已经逐渐完成了到家族理想的追求的转变,董伟成便是这不懈追求者之一。

    董伟成先生谈及幼时经历“破四旧”,青年时期接触文物调查,目睹过无数文物因为不识其价值而流失,他深知“传承艺术、收藏天下”的深刻内涵。他双手捡了桌子上的鉴定器材,在手心握了握,“我夜晚常常睡不着,为一件瓷器在床上辗转多次,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再去看看它。”董伟成坦言,古瓷易碎,它能完好的保存下来已是不易,如今你与它遇上,这机缘简直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