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生活艺术 > 影视艺术 > 正文


《妖猫传》:如画如诗如梦境 亦真亦幻亦琼林

2017-12-26 10:54:29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有人说《妖猫传》用大场景拍了个小格局,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妖猫传》只是一个小故事,而不是一个小格局。

《妖猫传》的好,一句话是概括不出来的。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妖猫传》足够美,不仅是视觉画面上美,艺术价值上也美。

美有很多种。有恢弘壮阔的宫阙万间之美,有气吞山河的铁马金戈之美,有天苍野茫的北风胡马之美,有摄人心魄的绝代佳人之美,有流芳千古的绝世文章之美,有物是人非的黍离故园之美……

极乐之宴上,李白醉酒吟诗,华丽的灯光和绚烂的色彩,却一点也不让观众觉得突兀,反而会在心中非常接受这样的雍容,“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在拍摄唐城的壮丽时,用的是大远景,远远望去,唐城巍峨耸立,绵延千里,这些话本该是用来形容山峰的,但同样可以用在这里。

面对着安禄山叛军和浩浩荡荡逼死杨贵妃的唐军,都采用了航拍的办法,不拍人头,只拍夜幕下举着的火把,一个火把就是一个人,一眼看不到边。

为了表现这种美,剧组专门组建美术团队驻扎襄阳,花费六年时间按真实比例还原长安城,在两位美术指导的带领下翻阅大量古籍史料,将襄阳的550多亩园地从藕荷沼泽变成了一座恢弘唐城。除了参照真实长安城的规制以外,一草一木也都注意透视关系,种植每一棵树工作人员都要跑上至少两万步,去远近测量它与建筑之间的位置。

——直到树长大了,《妖猫传》才开机。影片里大量的画面并非CG特效,而是实景拍摄。

在《妖猫传》里,这些美全部出现,绚丽至极,但它们又不曾喧宾夺主,因为《妖猫传》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一个道理。

陈凯歌沉浸于给观众讲道理已经很多年了,早在《边走边唱》里就有迹象,到了《无极》和《道士下山》时更是变本加厉,几乎道理让位给故事,这两部电影里无论是满神、倾城、无欢,还是何安下、崔道宁、周西宁、彭乾吾和查老板,几乎每个角色都说着自己不该说出口的话,阐述着陈凯歌想表达的哲学。当然,《无极》的影响更为巨大,某种意义上它和《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共同开启了网络自媒体去中心化时代,这里不再赘述。

观众是不买账的,因为你故事没说好,哲学怎么表达得到位?陈凯歌也不服输,他就是觉得自己这么做没错。所以至今双方依旧对立,没有和解,而《霸王别姬》与《无极》也便成为陈凯歌电影的两个“标杆”,观众每每在评价陈凯歌电影时,都会以这两部电影来衡量他。

拍《妖猫传》时,陈凯歌不再神神叨叨了,他没有想着去表达自己的半吊子哲学,只是在讲一个故事。——这反而让《妖猫传》更具有解读空间。

在陈凯歌以往的电影里,他总是交代得特别多,多就容易饱满,饱满就容易把可解读的点堵上,只留下一堆观众看不懂的似是而非。而《妖猫传》看似宏大,其实只是在说一个非常小、非常个人的故事,观众却能从不同角度在这个故事里找到自己想要的。

为什么小故事反而能多元呢?这不免让我们想到陆川《王的盛宴》。

实话说,《王的盛宴》和《妖猫传》都是在改编历史。《王的盛宴》改编了鸿门宴上的故事,《妖猫传》则对杨贵妃身殒进行了再塑造,但《王的盛宴》里刘邦、项羽、萧何、韩信等人之间的互动,以及故事最后刘邦逼着史官把历史修改成现在的模样总让人觉得拧巴,陷入历史虚无主义。

因为《王的盛宴》描写的不是小故事,而是大故事,它将鸿门宴这一历史经典再塑造,得出与众人认知不同的历史,然而这是一个大故事,大故事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它改变了一些重要的节点,可内在却是空洞的,经不起任何推敲,同时还以“蛮横”的态度嘶吼着告诉观众,这个解读才可能是真相。

这反而落了下乘。

《妖猫传》则不然,尽管它也重构了历史,但它的价值表达是隐藏在故事背后的,而当观众只看到故事时,就自然会有多重解读。

故事开始,是日本僧人空海随着遣唐使来到唐朝,这里的一切都随着空海的视角让人新奇,繁华的街道、拥挤的人群、享受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兼容并蓄——在朝廷当官的,有许多是外国人,有西域的,有日本的。

比如李白的好朋友,唐左散骑常侍安南都护就是日本遣唐使阿倍仲麻吕。

这是一个建构的过程,故事先构造出一个让人向往的唐,在这个唐里,有极乐之宴,有唐玄宗可以披头散发和安禄山一起演奏,有唐玄宗可以让全城百姓不分贵贱来看自己的爱妃杨玉环,有杨玉环,还有李白。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观众以为这就是《妖猫传》中的唐了,但是很快陈凯歌亲手把这个绚丽至极、如痴如醉的美雕刻的唐给砸碎了。

盛世之下,安禄山反了。

盛世之下,金吾卫陈玄礼发动了政变,要求杀死杨贵妃。

唐玄宗不能不杀杨贵妃,不杀的话金吾卫不答应;李隆基也不能亲手杀杨贵妃,杀了的话,陈玄礼会担心李隆基日后报复。这时李隆基、高力士还有一个幻术师合谋了一个让人作呕的阴谋,这个阴谋使得盛唐的华彩里出现了脓疮,最终腐蚀了整个大唐。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这是陈凯歌的解与结。

于是有人不懂了,他们不理解这为什么要拍成一部电影。他们觉得花了那么多钱、耗了那么多精力,最后拍的为什么不是政治而是一个爱情?

拍的是爱情,看到的不是爱情。

电影的切入视角有二,一是日本和尚空海,一是大唐诗人白乐天(即白居易)。白居易负责的是建构,他不断跟空海描述着盛唐的伟大,怀念着三十年前(历史上是五十年前,为了故事更加紧凑修改了时间线)的极乐之宴;空海则负责解构,他不断将白乐天心中的那个盛唐撕开外衣,让白乐天看到冷酷的君王的爱情,只会是主人和宠物般的爱恋,绝不浪漫。

主人与宠物,这是李隆基和杨玉环之间的人物关系,也是故事开始时陈云樵(原著是刘云樵,电影改编得更合理)和他妻子之间的人物关系。看似和谐、浪漫的爱情,其实背后是附庸,在冰冷的历史面前,没有人不是牺牲品。

相关报道:

    
     
    

    苹果滞销急哭女孩?揭电商卖穷卖惨"悲情营销"套路

    18-10-24 00:36:31苹果,滞销,电商,悲情营销

    几个细节区分胃溃疡与胃癌

    18-10-23 22:04:24几个细节区分胃溃疡与胃癌

    烟民需警惕肺癌早期症状

    18-10-23 22:02:37烟民需警惕肺癌早期症状

    掌握几个小技巧 让女性自带体香

    18-10-23 22:00:52掌握几个小技巧 让女性自带体香

    如果有男人对你说这些话,拜托立刻分手吧!

    18-10-23 21:49:19如果有男人对你说这些话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