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生活艺术 > 音乐 > 正文


一路走来不忐忑 ——访歌唱家龚琳娜

2017-03-28 13:41:11    中国文化报  参与评论()人



不论当年的神曲《忐忑》,还是前段时间对王菲演唱会发挥失误直言不讳的批评,歌唱家龚琳娜总是能以其鲜明的艺术风格和严谨的敬业精神,让人刮目相看。从5岁登台独唱,到蜚声世界乐坛,龚琳娜在中国民族声乐界走出了一条特立独行的路,注定留下不一样的印记。

学生时代一直是幸运儿

5岁那年,还在上幼儿园的龚琳娜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登台独唱,曲目是《我的愿望》,第一句歌词就是“我有一个愿望,长大当个歌手”。

热爱唱歌的龚琳娜6岁进入贵州老家的一座少年宫,课余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一待就是10年。在这里,龚琳娜遇到了对她的艺术观念产生巨大影响的钟德芳老师,龚琳娜称她为钟妈妈。“我的家乡位置偏僻,但是钟妈妈的思想非常开明,她不仅请来侗族、苗族的老师教民歌,还请来专业老师教戏曲。”龚琳娜说,“我喜欢的歌,不论是港台歌曲还是动画片里的歌,只要我学会了,钟妈妈就给我机会上台唱,这渐渐巩固了我对音乐的兴趣和信心。”敢于、乐于、善于尝试新鲜事物,并将其快速转化到舞台上,这种能力对龚琳娜来说,是从小锻炼而来的。

龚琳娜说自己是幸运儿,在学习阶段遇到了好老师。在读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和中国音乐学院的7年间,龚琳娜结识了与钟妈妈同样思想开明的邹文琴老师。“邹老师是大家闺秀,典雅高贵、为人正直,她要求我声音一定要干净。”龚琳娜说,“我遇到的老师都因材施教,不压制学生,这对我的成长非常关键。”

龚琳娜

从世界音乐到“艺术音乐”

读书阶段一向幸运、很受老师喜爱的龚琳娜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进入专业院团,成为职业歌手。然而,龚琳娜感受到的却不是实现梦想的快乐,反而是迷失自我的茫然。“当时国内的剧院、音乐厅很少,歌手主要是在晚会上唱歌。晚会歌曲的风格、内容,歌手的造型、表演等都是规定好了的。学生时代的自由歌唱没有了,我一下感觉没有路了。”龚琳娜说。

就在这个时候,老锣走进了龚琳娜的生命。

龚琳娜和老锣

那是2002年,热爱中国音乐的老锣正在寻找合适的中国音乐家一起合作,他欣喜地发现龚琳娜是位潜力很大的歌手。于是,龚琳娜、老锣加上另外两位中国音乐家和两位德国音乐家,组成了五行乐队,在国际舞台演唱原创音乐。

五行乐队在欧洲的演出很受欢迎,龚琳娜终于有了唱专场音乐会的机会。“这种演出很锻炼人,要唱满90分钟,从曲目创作、编排到和乐队的配合,都是我以前很少体验过的。”龚琳娜说。

几年下来,五行乐队举办了很多专场演出,也参加了许多世界性的音乐节。然而,这仍无法满足龚琳娜内心深处对音乐的追求。“五行乐队主打的是世界音乐,强调特色、民族性,而我向往的是艺术音乐,艺术音乐是古典音乐的概念,强调作曲、结构、音乐逻辑、艺术质量和高超的技巧。”龚琳娜说,“艺术音乐也可以有多种风格,但不论唱什么,都应该把艺术性放在第一位。”于是,中国新艺术音乐的概念呼之欲出,《忐忑》《静夜思》《山中问答》等,都是这个概念下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