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书画资讯 > 藏趣轶闻 > 正文


上海历史博物馆老楼曾经是座跑马的赌窟

2018-04-09 11:06:42    新浪新闻  参与评论()人



新开馆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在小长假里迎来众多参观者。八十多岁的英式老建筑、挺拔瞩目的钟楼,是一处专属于上海、代表着城市形象的所在。

然而,这里的来历却是一段耻辱的历史,曾经不让国人进去、被西方列强玩弄于鼓掌之中。

从曾经纸醉金迷的赌窟到市民求知的圣地,进而又作为承载上海历史发展和革命足迹的殿堂,当我们了解它的过往之后,或许会有一种新的感悟。 

三个跑马厅,只供洋人娱乐

上海租界内先后有三个跑马厅,相继建于1850、1854、1862年,迭相更替,面积越扩越大,位置也是逐渐向西。

第一个跑马厅存在的时间约在1850—1854年之间,大约位置是现今南京东路以北、河南中路以西、山西南路以东、宁波路以南这个区域,面积约80亩。

第二个跑马厅存在时间在1854—1862年之间,大约位置是现今湖北路、海口路、北海路、西藏中路、六合路、芝罘路和浙江中路弯曲构成的圆弧,面积约170亩。

对于这种西洋传入的休闲运动方式,当时的人们也有一个接受的过程,所以会把这样的场所,称为“公园”或 “花园”,所以当时第一个跑马厅旁边的那条简易道路被叫作“花园弄”,即现在的南京东路的东段 。第二个跑马厅兴建时,在道契上注明的用途是“公游之所”,即公共游乐场所 。

这幅1937年侵华日军航拍的上海城区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现今人民广场的前身第三代跑马厅东南角以及第二跑马厅遗留下的圆弧形外圈。

1861年,由于赛马业有利可图,很多外国商人纷纷入股,跑马总会的成员已经增至25人,而且当时地价飞涨,于是他们便以10万银两的价格将第二跑马厅的地皮出售,然后另谋更大且便宜的地块再造新场地。

他们利用在沪官商人脉,利用租界管理机构工部局和上海道台的合力,强迫现人民广场地区450余亩土地上的农户和业主低价售出土地。尽管遇到坚决的反抗,但上海跑马总会还是强行将这块土地圈占,并成立上海娱乐场基金会,将第三个跑马厅建立起来。

光绪二十年六月(1894年7月),公共租界工部局与上海娱乐场基金会协商,租用跑马厅跑道中央的26.83万平方米土地,用来建设一个体育公园性质的场地,以供外国人游乐。

赌马兴起大多数人血本无归

根据专家的研究,早期赛马仅仅是体育娱乐活动,没有与赌博挂钩,马赛经费包括奖金主要来自跑马总会的会费收入和洋行公司赠款。

上海跑马总会实行会员制,只有会员才有资格参加赛马。有些项目的骑手还必须为参赛交纳一定费用,赛马胜出骑手会得到一定奖金。所以起先赛马仅仅是体育娱乐活动。

1890年前后拍摄的上海跑马厅。当时正在举行比赛,人头攒动。周边除了一些简易建筑,大部分还是郊野

大概在1873 年至1875 年之间,开始有赛马彩票发售,跑马开始与赌博发生联系。赌马有幸得中头彩的毕竟只有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概率, 换句话说, 绝大多数人是血本无归。任何时代都有一输再输、死不回头的赌徒。所以,跑马、彩票带出了无数倾家荡产、跳黄浦、喝毒药的惨剧。

在20世纪20、30年代的上海,有一则家喻户晓的故事,阎瑞生害死王莲英案, 就与赌马彩票直接有关。这桩案件还被搬上荧幕。1921年,成就了中国第一部长篇故事电影《阎瑞生》。

20世纪早期拍摄的跑马总会大楼。当时的主体建筑体量较小,设计也接近所谓的“东印度”风格

相关报道:

    
     
    

    巴基斯坦独立日:边界军队向印度军人赠送甜品

    18-08-14 18:43:44巴基斯坦独立日,印度

    菲律宾军方:南海执勤每天都收到中国驱离警告

    18-08-14 16:59:53中菲关系,菲律宾军方,南海执勤,中国驱离警告,菲律宾海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