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书画频道首页 > 生活艺术 > 音乐 > 正文


假使李白用筑唱《将进酒》(3)

2017-04-20 10:40:21    博物馆丨看展览  参与评论()人



易水送别

公元前196年,汉高祖刘邦平定完淮南王英布叛乱路过沛县,就曾一边击筑,一边高唱“大风起兮云飞扬”,还组织一百多个儿童,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少儿合唱团”,由刘大指挥亲自教唱。

此外,因为筑发出的乐音慷慨激昂,它便有了鼓舞军队士气的作用。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将筑带到了战场上,在真定会战时,他曾击筑高歌为全军鼓舞士气。

隋唐之际,筑正式被纳入宫廷乐队,在九、十部乐中,用于名列首位的清乐伴奏。然后进入盛唐之后,大量胡乐和胡舞进入中原。发展到后来,只有在军队等较偏远的场所才能见到筑的身影。经常在边塞游学的诗人高适就曾和好朋友韦参军“弹棋击筑白日晚,纵酒高歌杨柳春”。

到了南宋,一些想恢复中原的热血男儿,还想着击筑。陆游曾经北望着中原,“悲歌击筑,凭高酹酒”。可惜,词人一腔热血,始终未能迎来中原的光复。

再有击筑的人,就是生活在湖波荡漾之中的隐士了。朱敦儒大概是与秦桧同时期的人,在妻子死后独自隐居到了嘉兴的湖泊之中。年轻的陆游曾去拜访,见到他家墙壁上挂着筑这种乐器。

南宋之后,筑便消失了。

以至于1936年旅居日本的郭沫若,在准备写一部历史剧《高渐离》的时候无从下笔。因为筑消失得太早,历代古书上有关于它的弦数、大小、鼓法的叙述都不相同,难以定论。不得已,他只能在返回国内翻阅大量古籍文献之后,才开始剧本的撰写。

那么筑究竟是怎么消失的呢?现在还没有定论,但是有几点是可以明确的。

一个是音色之间的竞争。

筑和筝其实是有着相同的起源,区别就是,筑是击弦乐器,而筝则是用手弹拨的。然而筑消失了,筝却保存了下来,原因可能就是筑的演奏并不方便,窄小的音箱在音量上也不及筝。

而琴也一样,它不仅能为诗、歌、舞伴奏,而且还能单独演奏,并始终朝着独立演奏的方向发展,因而古人视为“丝”的代表乐器。并且在音色、音量和表现力上,筑都略逊一筹。

再加上隋唐之后大量胡乐的涌入,比如琵琶、羌笛、胡笳、胡角、筚篥、箜篌、木叶、匏琴、羯鼓、毛员鼓、答腊鼓等,这些都对筑造成了冲击。在筑的基础上衍生出的轧琴、文枕琴的出现,更是加速了筑的消亡。

另一方面是整个社会文化氛围的变化。

琴、瑟等乐器音色柔美,适用于文唱和坐唱,筑的音色阳刚,更适合武唱和舞唱。从原始的狂热巫术礼仪活动,粗犷质朴;到楚汉的感情热烈而粗豪,蓬勃旺盛;再到魏晋的恣意洒脱,终唐之时这股豪迈之气达到巅峰。整个社会氛围与筑所依靠的文化土壤是相适应的。

石雕抚瑟俑

后来经过五代的战乱,再到文人士大夫阶层崛起的宋朝,再到市民文学、艺术勃兴的明清,筑这种相比来说略显粗糙粗犷的乐器走向消亡,也在情理之中了

(责任编辑:梁弈文 CC005)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